毕业生说 | 校园“夜归人”

发布者:SLST发布时间:2019-06-03浏览次数:13

■吴铮

生命学院2015级生命科学专业本科生

来自上海,母校中学是市北中学

兴趣爱好:逛博物馆、电子竞技

本科期间以第一作者身份在《Experimental Cell Research》发表题为《Cytoophidia respond to nutrient stress in Drosophila》的文章

目前已获3offer

爱荷华大学,细胞和发育生物学项目:PhD全奖

明尼苏达大学双城分校,分子、细胞、发育生物学和遗传学项目:PhD全奖

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细胞和分子生物学项目:PhD全奖

最终选择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

毕业寄语

专注力改变世界。

每位学生都能在这里找到自己合适的定位

  在高中的时候我就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对未来也谈不上什么规划。我是从学校的宣讲会上得知上科大的。平时不算积极分子的我,在2014年的夏天报名参加了上科大的夏令营活动。现在看来那个夏天,对我的人生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参加完夏令营活动后当时我就决定要报考上科大,因为感觉与自己的兴趣比较符合。我不是一个容易陷入纠结的人,学业方面的事情基本都是以兴趣为驱动,一旦决定了就放手去做,不会犹豫。一旦做了某件事情,我就非常投入。也许我这种简单而深入的思维方式,比较适合做科研吧。

  事实证明,来到上科大是非常正确的决定。如果在传统高校,我可能会因为人际关系方面的问题感觉自己不合群,天天宅在宿舍里。但是上科大浓厚的学术氛围和多样化的选择,让这里的每位学生都能找到自己合适的定位。有时候做实验做到深夜赶回宿舍,在路上会看见其他专业的同学,大家相视一笑,那种各自独立又亲切友好的相处模式让我感到十分自在。

雨夜,从实验室回宿舍的路

我和两位室友就是交叉学科的典型写照

  上科大非常注重科研,课程也安排得十分密集,感觉比高三还要充实。但是这种充实一点都不让我感到压力,而是有节奏感和秩序感。我妈对我周末经常在学校做实验没有回家,非但没有怨言,还十分鼓励。她说我变得懂事了,不像高中时代只是按部就班地学习,现在是真正地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我们寝室的三位同学分别来自三个学院,其他两位室友是物质学院和信息学院的,大家经常交流交叉学科方面的课程。大一和大二的时候,每位同学都要修其他学院的必修课,我们生命学院要学信息导论和大学物理,而物质学院和信息学院也要学生命科学导论。

  作为生命学院的学生,大学物理是个不小的挑战,甚至可说是这四年上过的最难的课。室友在我学习这些必修课的过程中给了我很大帮助。在学完这些必修课后最大的感受是,现在我们彼此都能看懂一点对方专业的论文。在与其他同龄人交流的过程中,我感觉上科大的课程比其他高校要学得更广,而且上科大的同学动手能力更强,实验课的时间占到了专业课程的很大一部分学时。

实验室里关于“细胞蛇”的新发现

  大二下学期,我进入了上海高等研究院的绿色化学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实验室,进行大肠杆菌发酵方面的相关研究。这是我第一次独立的科研经历。然而一开始就遇到了问题,我一直无法完成一个很基础的敲除大肠杆菌某个基因的实验。在一个月的摸索后我终于发现,导致失败的原因是自己使用的某个试剂过期了,在更换试剂后马上就做出来了。这个经历给了我简单却重要的经验与教训:做科研是一项非常严谨的事业,任何纰漏都可能导致实验失败,容不得一点粗心。

  

果蝇卵巢中的细胞蛇

我在上海高等研究院的绿色化学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实验室一直做到了2017年底,为今后的科研打下了扎实的基础。在2018年初我加入了刘冀珑老师的实验室,进行果蝇中CTP合成酶组成的细胞蛇(Cytoophidia)结构的研究,一直做到现在。在研究过程中,我曾经把精力分散在好几个方向上,刘老师建议我先把精力集中在一个方向。

  今年初,我和刘老师一起在《Experimental Cell Research》发表了题为《Cytoophidia respond to nutrient stress in Drosophila》的文章。该研究发现细胞蛇在饥饿和热激等压力条件下会增加长度,并且该过程可逆。有趣的是,研究还发现细胞蛇在凋亡的细胞里会更蜷曲。通过细致观察,在显微镜下捕捉到细胞蛇通过被称为“环形运河”的通道从护理细胞运送到卵母细胞中。这些发现为理解细胞蛇这一新型无膜细胞器的功能提供了新的线索。(文章详情请点击http://slst.shanghaitech.edu.cn/2019/0228/c430a39465/page.htm

  在这个过程中,刘老师和实验室的师兄师姐给了我非常大的帮助。生命学院的仪器平台对本科生开放,在使用共聚焦显微镜的过程中,李晓明老师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和支持。老师和同学们的热情鼓励,是我科研道路上最大的支持。每次显微镜下拍摄到的漂亮的实验结果,也给自己带来了莫大的成就感,让我更有动力去作进一步探索。这些科研经历也让我申请到了理想的PhD项目。上科大的科研氛围很浓厚,平时在食堂或者学校的便利店里,经常能听到有人讨论实验或者课程中的问题。得益于上科大的科研条件,在生命学院,有非常多的本科生很早就进入了课题组参与科研,而且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刘冀珑老师实验室合影(后排右二为吴铮同学)

上科大的每个局部都是彩色的

  其实我的生活非常简单,但并不单调。在上科大的生活,每个局部都是彩色的,哪怕我只是作为一名旁观者,也感到兴致盎然。我们寝室的三个人,虽然都很忙碌,但忙碌的感觉各不相同。信息学院的这位室友忙起来的时候,就是一直在电脑前面呆很长时间,直到把工作做完;物质学院的室友则是早出晚归;而我在忙碌的时候表面上根本看不出来,因为就算心里再急,实验动物的生长总是需要一定时间,而在这过程中只能等待。

  由于有些实验需要一次性连续做完,不能留到第二天,我经常要到深夜才从实验室回宿舍。在平时的生活中,我比较喜欢夜晚的景色,而在平时科研的过程中,我也比较喜欢在晚上工作,相对来说比较安静,更能集中注意力。夜里在宿舍楼活动的人很少,感觉更放松。我们对实验的安排相对比较自由,而且实验室离宿舍只有10分钟步行的距离,所以在实验室呆到很晚也不用担心。

参观上海自然博物馆时拍摄的照片:风神翼龙

  如今科技水平发达,各方面的交流渠道非常畅通便捷,一个人想做到视野开阔并不难。但在纷繁复杂、瞬息万变的当今世界,要成为在某个领域深耕且专注的人其实很难。当下的探索和实践,并不能马上看到预期的结果,甚至有时候还将面临推翻重来的窘境。这就需要相当的定力和坚持不懈的努力,直到最终到达自己梦想的彼岸。


返回原图
/